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分析仪隐形镜头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地铁安检调查:招聘方称有安检员不用培训

2016年11月02日 14:01 来源:检察日报 参与互动 

  “乘客您好,欢迎乘坐北京地铁!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您主动接受并配合安检员进行安全检查。根据《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北京市轨道交通禁止携带物品目录》的有关规定,禁止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器具、易燃易爆及其他禁限带物品进站乘车。一分安检,十分安全……”经常乘坐地铁的乘客,肯定都对这段话耳熟能详。2008年6月29日,北京奥运会前夕,北京地铁开始实施安检。如今,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多年,地铁安检的“习惯”却被保留下来。

  不久前召开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会议强调,要推动公共交通和物流寄递企业落实安全生产经营主体责任,切实把各项安全制度和措施落实到位。那么,地铁安检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发挥着过滤“危险物品”的作用?为地铁的安全运营提供了哪些保障?还存在哪些需要改进的漏洞和不足?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地铁安检,宽严不一

  10月14日早上8:40,记者来到北京地铁1号线八角游乐园站(往四惠东方向)乘车,此时,早高峰已过,乘坐地铁的人并不多。记者注意到,在进入地铁站的门口旁写着“请接受安检”几个大字。

  进入地铁站后,穿过排队通道,记者来到安检点位。八角游乐园站是人物同检车站,一共有两个安检点位,每个点位配备两扇安检门,安检门又分为有包通道和无包通道。早晚高峰时,两个安检点位同时开启,其他时间只启用位置靠里的一个安检点位。记者根据提示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放入X光机(包里放着一瓶矿泉水),然后通过安检门。记者拿回背包后,无人要求单独检测包中的矿泉水或试喝。

  安检门前面站着一位安检员,对准备进站的乘客作出提示:如有人带包直接通过安检门,提示他们包应当过检。通过安检门后,地面上粘贴着“手检区”几个字。两位拿着手检仪的安检员会提示乘客接受人身检查。安检员拿着手持金属检测仪在记者的腹部和后腰部扫了一下后,全部安检手续完成。

  通过安检后,记者看到墙壁两边张贴着各种各样的公告:《北京市轨道交通禁止携带物品目录》《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节选及摘要内容、禁止携带易燃易爆等危险品进站的提示等。

  为了解每条线路的安检状况是否一样,记者从北京地铁现有的每条线路中随机选取两个及以上站点进行考察。

  在1号线军事博物馆站,记者发现,该站点只对乘客所携带物品进行检查,不检查人身,对记者拿在手里的矿泉水,安检员也未要求试喝或单独检测就放行了。

  记者在走访时对所到站点的安检设备、严格程度、检查方式、参照标准进行了了解。调查发现,每个站点配备的安检设备有所不同,记者所到的15号线上的关庄站安检设备最为齐全,包括X光机、安检门、手持金属检测仪(供人身检查用)、台式液体检测仪、便携式液体检测仪、便携式爆炸物检测仪等设备。而在1号线的东单站,记者只看到X光机和手检仪。

  关于安检的严格程度,每个站点也有所不同。在10号线芍药居站,记者包里的水在通过X光机后,仍被要求拿出来在设备上进行检测,15号线安立路站也是如此;在10号线知春里站,记者拿在手上的水,被要求试喝了一口后,允许进站;而在4号线人民大学站,记者拿在手上的水,直接“免检”进站了。

  来到8号线永泰庄站时,已经是下午1点了,此时进站的乘客突然多了起来。记者站在安检点入口不远处观察,看到安检点负责引导乘客接受安检的两名安检员正在打闹。对于突然增多的乘客,两名安检员并没有停止打闹对乘客进行疏导。此时,记者看到一名携带大背包的乘客在未安检的情况下,从安检员面前直接走过去刷卡进站了。也是在该站点,一些背着小挎包或携带食品塑料袋的乘客在未安检的情况下直接进站了。对乘客携带的大包裹免于安检的情况在4号线动物园站,记者也见到了。一位拖着两个黑色大塑料袋的女乘客未将物品放入X光机,手检员用手持金属检测仪扫了一下塑料袋,让该乘客直接进站了。

  此外,记者发现,同一个站点,以磁器口站为例,该站点可分别换乘5号线和7号线,若分别从5号线和7号线的入口进站,所需接受安检的严格程度是不一样的:从5号线的入口进站,无需人物同检;从7号线的入口进站,则要接受人物同检。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每一个站点都会同时对乘客的人身和所携带物品进行安检。在记者所到的站点中,人物同检的车站包括1号线八角游乐园站,15号线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站、安立路站、关庄站,7号线广渠门外站、广渠门内站;其他站点如1号线军事博物馆站,6号线车公庄西站,4号线动物园站、人民大学站,10号线知春里站,13号线五道口站,昌平线巩新城站、朱辛庄站,8号线平西府站、永泰庄站、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站,7号线望京西站均不对人身进行检查。而在对人身进行检查的站点中,对人身检查的统一动作为——在腹部、后腰部扫一下,有的甚至连后腰部都不扫,直接扫一下腹部后放行。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地铁安检还存在一些设计上的漏洞。记者注意到,从地铁出站口也可以直接进站。在1号线八角游乐园站(往四惠东方向),在出站口无人站岗时,有乘客从出站口进站后直接刷卡进站了;而在13号线望京西站,尽管出站口有人站岗,但因岗位交接不是无缝对接,在这个时间差内,记者看到一些乘客乘机从出站口进入后刷卡进站了。此外,在该站点,用于将安检通道隔离出来的防护隔离栏也是可以移动的。

  业务外包,双重监管?

  除了安检设备和地铁站设计存在的问题,记者发现,身为“安全卫士”的安检员,在安检过程中执行的标准也有所不同。调查发现,负责地铁安检工作的安检员并非地铁公司的内部员工,而是地铁公司与保安公司签订合同,由保安公司提供的工作人员。

  根据《北京市轨道交通安全运营条例》第39条的规定,公安机关负责轨道交通安全检查的监督管理,会同交通主管部门、运营单位制定安全检查设备和监控设备设置标准、人员配备标准、检查分类分级标准及操作规范。运营单位应当依法选择具有保安资质的单位从事安全检查工作,按照公安机关制定的标准和合同约定对安全检查单位实施管理。安全检查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对轨道交通进站乘车人员进行安全检查。

  由此来看,地铁安检由地铁运营公司选定的安保公司负责,并无不妥,但在运营公司确定实施安检的保安公司后,公安机关和地铁运营企业如何对安检工作进行监管呢?

  对此,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总队(以下简称“总队”)特警大队副大队长裴悦刚告诉记者,具体负责地铁安检工作的确实是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员。目前,负责北京地铁安检工作的保安公司一共有7家。他们都是由地铁运营公司从公安机关确定的具有保安资质的公司中,通过招投标方式确定的。作为直接负责地铁安检工作的公安机关,总队的主要职责为监督管理。在总队层面,会对地铁运营企业日常安检的实施状况进行监管,包括安检制度、体制机制的制定,发现地铁运营企业在日常监管中有没有管理不到位的情况。如发现问题,第一时间将情况通报给地铁运营企业,要求整改。对保安公司的监管,则由总队特警和专门的检查民警深入各个地铁站,对安检员的在岗情况实施检查,有明察也有暗访。“此外,总队下面按照地铁线路、区段分设32个派出所,并在每个站点设有警务室,配有值班民警,他们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对所在站点的安检工作进行监管。”

  为了解地铁运营公司在将地铁安检工作承包给保安公司后所承担的职责,记者多次致电北京地铁运营总公司宣传部和办公室,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后来好不容易接通电话,遗憾的是,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不用培训,直接上岗?

  地铁安检关乎公共安全,对易燃易爆等危险品的识别是从事安检工作的基础。那么,作为地铁安全运营的“把关人”,安检员上岗前有没有进行过专门的培训呢?

  对此,裴悦刚回应称,为便于地铁安检工作的开展,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制定的《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安全检查操作规范(试行)》(以下简称“操作规范”)对安检人员的培训时间提出了要求——“确保安检人员每年参加在职培训不少于30学时”。“操作规范是2010年制定的,现在的培训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时间。现在要求新招录人员接受不少于5天的集中培训。上岗以后的日常培训,应该是按照操作规范执行。培训内容包括安检的业务常识,理论知识,实际操作知识,还有一些安检的法律法规。安检人员的招聘和培训工作都由保安公司负责。”裴悦刚告诉记者。

  操作规范对安检员的培训提出了要求,那么,培训要求是否得到落实?一位在昌平线巩新城站工作的地铁安检员告诉记者,他们上岗前有大概一个星期的培训。而7号线广渠门外站的一位地铁安检员则表示,他们上岗前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内容为对易燃易爆物品的识别及发现后的处理办法,同时包括一些应急情况的处理等。

  然而,记者通过某招聘网站预留的联系方式,致电声明“为地铁公司直招安检人员”的负责人张先生,他说:“公司会根据线路需求对所招聘的安检人员进行站点分配,并不是所有线路上的安检员都需要培训,有的线路招聘后直接上岗。”至于哪些线路必须培训,哪些线路可以不用培训直接上岗,张先生并没有向记者透露。

  乘客不满,安检员委屈

  身为安检员,要求每一位乘客主动接受安检是其职责所在,但却并不是每一位乘客都心甘情愿接受安检。有媒体报道,一名地铁安检员透露,经常遇到不愿意接受安检的乘客,他们平均每天要被骂四次。

  裴悦刚也透露,安检员遭受口头辱骂很常见,拳脚相加,偶尔也会发生。

  就在调查当天,在13号线望京西站,记者就眼见一位携带保温杯的乘客,在安检员要求其试喝杯中水时,抱怨道:“我自己带的水还能把我自己喝死啊!你们是不是有病啊?”与他同行的女乘客则说:“以前带保温杯坐地铁都不用检查啊!这么热的水怎么喝啊!真是有病!”

  10月30日,记者在八角游乐园站(往苹果园方向)进站时,看到一名女乘客想直接进站充值。可能为节约时间,她不想走安检通道,被一旁的安检员拦住后,她翻了一个白眼,只好从安检门通过,然后骂骂咧咧进站了。

  不过,也有人对地铁安检持赞同态度。记者随机采访的一名乘客表示:“地铁安检很有必要,对普通乘客而言,确实不知道哪些能带哪些不能带,安检能够过滤一些潜在危险品。如女生常用的一些高压罐装保湿喷雾以及喜欢随身携带的花露水等,如果瓶身上写有易燃易爆等字样是不允许带入地铁的。”

  一方面是乘客要求乘坐地铁时尽可能地方便快捷,一方面是地铁安检员为保障地铁的安全运营对乘客及其所携带的物品进行的安全检查需要占用时间,如何协调这种矛盾?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轨道安检。目前,我们采取了媒体宣传、现场宣传、移动视频滚动播放、车站内粘贴告示等方式让更多的乘客了解安检、乘客守则以及禁止携带的物品。对乘客而言,了解更多安检知识可以节约他们的进站时间,对安检人员而言,也能减轻他们的工作负担。”裴悦刚说。他还告诉记者,他们以前也做过类似调查,大部分乘客认为安检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安全保障,安检的存在很有必要。不过,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毕竟是少数。

  “我们必须承认,地铁安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据统计,2016年以来(截至10月22日),轨道交通对15.51亿余人次进行了安检,同比下降18.54%;安检物品13.10亿余次,同比下降19.19%;查获禁带物品约245591件(军警类722件,刀具类70704件,易燃易爆类144823件,其他29342件),同比上升7.30%。2008年启动安检以来,轨道交通对93.12亿人次进行了安检,安检物品92.03亿件次,查获禁带物品约1231549件(军警类5388件,刀具类345848件,易燃易爆类472500件,其他类物品407813件)。地铁安检肯定会占用一些时间,希望乘客能对地铁安检多一分理解,多一些配合。当然,为应对客流高峰,节约乘客进站时间,在客流量大时,会对乘客实施快速安检。”裴悦刚告诉记者。

  “地铁安检,将越来越严”

  无论是安检设备配备存在的差异还是安检员培训时间有所不同,最终都将表现为安检程度的宽严不一。对此,有人提出质疑,地铁作为一个整体网络,在某个站点进站后,可以到达任一线路的任一站点,如果每个站点进站的安检严格程度不一,实际上,那个安检最严格的站点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针对质疑,裴悦刚回应称,按照规定,地铁安检实行分级分类标准(最高级、日常级和快速级),并提倡“一站一策”,即不同站点根据不同时段达成不同政策。在重大活动期间,在有关部门的部署下,所有站点实行最高等级安检;在早晚高峰时期,由各个站点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实行快速安检;其他时间,一般为日常级安检。“从直观上来说,早晚高峰实行快速安检容易给人安检流于形式的感觉,但从安检的作用来说,除了查处易燃易爆等危险品,安检更重要的在于其震慑作用。实际上,此时安检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他还告诉记者,实际上,每个站点配备的安检设备是一样的。一般来说,X光机、爆炸物检测仪、液体检测仪、防爆毯、手持金属探测器、防爆球等是标准配置,差别只在于实行人物同检的车站多了一道安检门。他还告诉记者,新建线路站点配备的安检设备一般更小巧、携带更加方便,所以一般会摆放在操作台上,显而易见;一些老线路因空间和设备体积原因不会放在显眼的位置,所以容易给人安检设备不全的错觉。此外,在功能方面,各个安检点位的设备并没有区别。

  裴悦刚进一步指出,尽管地铁安检在震慑犯罪分子和查获禁限带物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现状来看,北京地铁安检仍面临不少困难。他告诉记者,北京地铁车站多,安检点位多,线路长(全长554公里),客流量大,日客流量为1000万人次,要想做到人人安检,并不现实。而且,地铁安检面临一个突出问题——由于地铁安检人员的工作环境不好,冬热夏冷,薪资待遇又不高,导致地铁安检人员流失严重。

  针对这些实际困难,裴悦刚说,随着反恐怖主义法出台,国家对公共安全更加重视,地铁安检将会越来越严。他们也会克服实际困难,不断完善安检措施,并逐步推进所有站点实行人物同检。“目前,我们已经委托企业在研发一些快速安检的设备,让乘客能在正常进站的情况下就接受安检。研发已经取得初步成效,但运用到实践中还需要时间。”

  为保障地铁安检工作取得更加突出的实效,保证地铁安检工作向规范化、严格化、专业化方向发展,裴悦刚认为,地铁运营企业也应该加强对保安公司和安检人员的监管,对安检人员进行职业化、规范化培训,确保安检工作更加规范、统一。

  裴悦刚还对乘客提出了希望,希望乘客能够积极配合安检工作,并提升自己对安检的认知度。只有这样,地铁安检才能发挥更大的安全保障功能。(高扬)

【编辑:高辰】
/fileftp/2016/06/2016-06-13/U194P4T47D35171F967DT20160613093733.jpg">
/fileftp/2016/08/2016-08-04/U194P4T47D36220F967DT20160804155100.jpg" width="586" height="99">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普通麻将作弊技巧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hm3s6.cn. All Rights Reserved

普通麻将作弊技巧,普通扑克真牌扑克分析仪
扑克分析仪-感应镜头
炸金花千术做牌
变牌衣好用吗
普通牌如何作弊
杭州顶新牌具
金花千术
麻将扫描仪
麻将买道具透视眼镜
打麻将里的万能牌叫什么
遥控骰子麻将
扑克变换之王
让牌技巧之德克萨斯技巧
扑克牌怎样出千
三公偷牌
骰子心得
日本公安调查厅虽然表面上只是法务省下属的调查机构,但实际上它也是日本主要的反间谍和情报机构,它的主要任务是对内进行侦查、控制,监视进步人士和进步团体;对外负责搜集有关中朝侨民以及反间谍相关情报。历史上日本强行整肃日本共产党委员会,解散旅日朝鲜人联盟、勒令《赤旗报》停刊等,都是公安调查厅干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1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一国专门情报机构派出到他国从事间谍行为的核心情报人员只占少数,例如某些人以该国驻外使领馆人员身份为掩护,从事情报搜集和指导工作,如果被发现,就会被驱逐出境。更多情况是利用某些本国人员出国的机会或发展驻在国人员,并委托他们搜集对象国情报和提供线索。无论他们身份是不是“民间人士”,毫无疑问他们从事的都是间谍活动。
世园会园区选址位于延庆县城西南部,东部紧邻延庆新城,西部紧邻官厅水库,横跨妫河两岸,距离八达岭长城和海坨山约10公里。西距康张路750米至1000米,北至妫河森林公园北边界延农路,东至延庆新城规划集中建设用地边界,南至百康路。园区占地960公顷。分为围栏区和非围栏区。围栏区总面积约503公顷,世园会期间对围栏区实行封闭管理。非围栏区总面积约457公顷。
亚洲最大全地下再生水厂明年建成投用
她建言,当下应对有营业执照的咨询公司、调查公司的经营范围进行清理,对超出经营范围从事违法侦查活动的应予查处,并通过媒体报道典型案例和普法宣传进行警示预防。
2013年初夏,北京市公布92部防汛值班电话。6月9日,多家媒体集中报道:北京一些防汛电话名不副实,甚至一些值班人员都不太清楚自己的电话被公布为防汛电话。6月14日、15日,相关部门抽查92部电话,28部电话无人接听,海淀区的电话甚至是空号。
他表示,最近美国驻韩国大使李柏特也公开表示,韩美元首不会谈及“萨德”问题。他还就朴槿惠在访美期间将访问美国国防部表示,这是为显示韩美同盟十分稳固。
业内人士也认为,对于电商来说,明星的娱乐化营销是市场营销的一部分,“互联网+”下,电商平台和明星、经纪公司等在探索新的合作模式,互相借势,且可持续地商业化。
根据演习安排,红蓝双方进攻和防御各打一场,每个回合持续两天。为使参演部队打出极限、打出难度,导调组对所有武器的靶标都按照由远及近的顺序进行设置,越远命中得分越高。
朝阳交通支队支队长王军介绍,自整治行动以来,交警每天凌晨在工体周边及三里屯酒吧街的南北路口共六个点位设卡巡查,对酒后驾车、无牌照、无照驾驶、违法停车等行为进行查处,加大整治力度。